肉蛋蔥雞同風起 ?大司馬上九萬里

2020-04-09 16:09 原創 liyunong

蕪湖大司馬(真名韓金龍,以下簡稱大司馬)作為斗魚在2017年捧出的LOL超人氣主播,最開始以高超的游戲技巧、言語幽默被粉絲熟知,巔峰曾經穩坐斗魚游戲主播榜首。但是2018下半年開始,隨著年齡的增長游戲水平下滑嚴重,大司馬本人直播態度逐漸走向敷衍,2019年暑期熱度直線下滑,斗魚“一哥”風采早已不在。

 金牌講師.jpg


熱度驟減的大司馬于2019年8月長期關播,今年1月份宣布重新直播LOL峽谷模式,沉寂了小半年之后的“過氣主播”卻又成為最吸量的“金牌廚師”,伴隨鋪天蓋地而來的下飯梗,以及各路慕名而來的“飯友”,大司馬成功將熱度提升到將近巔峰的水平,那到底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改變呢?

 年紀大了嗎.jpg


茶館觀察到,在大司馬關播的三個多月中,雖然本人極少有新聞爆出,但他的運營團隊和B站上剪輯其直播視頻的頭部UP主卻沒有閑著。一名游戲主播從平臺巔峰跌落谷底很難會有翻身的機會,比如陷入代打、開掛風波的幾人,但被全網黑的大司馬卻創造了再紅的奇跡,只不過這次是在各方勢力博弈中所產生的“下飯”路線營銷。

 

走入“死局”的游戲主播這么多  為什么復活的只有一個大司馬

 

游戲主播是近年來的熱門話題,隨著虎牙、斗魚紛紛美股上市,平臺上的頭部游戲主播也成為了具有千萬級別流量的草根明星。但由于行業規則限制和主播群體素質的參差不齊,每年都有頭部主播隕落或者承受全網黑的“暴力”對待。

 阿怡.png


比如曾經找人代打游戲的阿怡,事件被曝光后人氣驟降,從原本斗魚LOL區排名第一的女主播到跌落谷底只用了幾天時間。雖然事后經過了危機公關和運營團隊營銷,公開道歉與保證再也不帶打,但是帶來的負面節奏依然讓她不能繼續在斗魚平臺直播下去。目前阿怡轉戰虎牙平臺,訂閱只有60多萬,現在的直播內容是LOL混搭戶外。

 

更知名的一位走入“死局”的主播便是疑似開掛但確實教唆粉絲罵人的盧本偉,他走入“死局”的原因來源于自己的沖動和運營團隊出的昏招。當時為尋求《絕地求生》直播效果,開掛的主播很多,連目前全平臺LOL一哥PDD都被質疑開掛,但是PDD選擇明哲保身,而盧本偉卻教唆粉絲線下辱罵,導致全網封殺。雖然封殺后,他頻繁用微博轉發正能量信息,借助女朋友UU的微博和Vlog增加自身曝光,但想復播還是太遙不可及的事情。


 我有罪.jpg


曾經這些陷入“死局”的主播在東窗事發后也嘗試挽救,但是都沒有成功,跟他們相比大司馬算是贏在了起跑線上。大司馬被全網黑的起因是游戲水平下滑嚴重,直播態度敷衍,不能夠再帶來17年巔峰時期的直播效果。但跟開掛、代打、個人素質等上綱上領的問題都不沾邊,就連曾經被人詬病的欠薪問題,蕪湖龍驤文化傳媒公司也并沒有他本人的參與。

 

所以從本質上來說,大司馬被全網黑的點并不是板上釘釘的不可原諒,也不涉及道德底線原則問題,畢竟態度可以改變水平可以提升。但在大司馬“復活”過程中,起到了決定性作用的并不是本身直播效果的改變,而是依賴于破圈而出的“下飯”熱梗。本身的造梗能力已經不俗,加之B站UP主的前赴后繼,讓大司馬關播的三個月中熱度更勝以往。

 

壞流量也是流量  黑粉、真粉齊聚B站變飯友

 

流量和游戲主播的熱度成正比,當一個主播具有熱度可以產生現象級話題時,自然會產生穩定的粉絲流量和慕名而來的“自來水”流量。大司馬在19年停播前期,已經幾乎失去了拓展新粉絲流量的能力,每天在打低端局偶爾還不能Carry,玩的梗還是兩年前那一套,禮物收入很少過千,彈幕充滿嘲諷。


肉蛋蔥雞.jpg

 

但在3個月的停播過程中,大司馬卻因為UP主的視頻剪輯吸引了大量黑粉和“飯友”,雖然并不是可以提供穩定禮物的優質流量,但卻可以實打實為主播帶來熱度。大司馬被全網黑的開端是斗魚另一位主播“電棍”粉絲所帶的節奏,電棍的粉絲大多較為直爽,針對大司馬當時不思進取的直播行為進行批判,批判的頂點出現一名id為“青鋼影玩家”(現在改名為青鋼影公主),在B站制作了幾個大司馬“下飯”(比較坑的操作)視頻,獲得了大量熱度,吸引了眾多黑粉和“飯友”圍觀。

 

青鋼影公主的初衷或是希望通過這些“下飯”操作的剪輯批判大司馬金牌講師的虛假包裝,但“下飯”視頻的爆火讓更多人看到了其中的有利可圖。隨后跟風制作大司馬“下飯”視頻的UP主層出不窮,比較知名的有UP主有Tony馬、吟游大司人、藝術家阿克曼等。

 大司馬視頻1.png


一名UP主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做視頻的動力最重要的還是賺錢,拿到B站的創作激勵分成。UP主視頻達到一定指標會有獎勵,青鋼影公主表示拿到過6000元左右的激勵。重利之下必有勇夫,上述的幾個頭部UP主開始用大司馬直播錄像做專門黑他的視頻,獲取到很多流量。

 

這些流量對于大司馬本人來說并不是優質流量,是黑粉和路人的集合,但是卻讓關播期間無處吐槽的網友,找到了B站視頻作為吐槽的窗口。在大量黑大司馬視頻的產出和黑粉數量增多的情況下,衍生出了特別的圈層文化“飯友”。

 

饑餓營銷思路的運用  停播期間多位UP主老飯新炒

 下飯片頭.png


大司馬“下飯”視頻帶來的是B站乃至全網的飯友狂歡,黑粉對于大司馬的嫌棄和鄙夷,在全網黑高潮過去后轉變為飯后談資,更多的黑粉選擇為了快樂去看大司馬“下飯”視頻,伴隨幾十條網絡熱梗產生了“飯友”圈層。

 

就在大司馬在被黑的最高峰,他宣布長期停播,這一停就是三個月。由于B站UP主對大司馬的“下飯”視頻制作幾乎同時開始,他本身的熱度不降反升,而來源于直播錄像的視頻素材總有用到枯竭的一刻,不知從什么時候起,這些停播后聚集起來的“飯友”群體開始期待大司馬的復播。


大司馬起飛.png

 

2019年11月大司馬宣布復播,但是卻不播觀眾呼聲最大的LOL峽谷,而是玩起來當時火熱的云頂之弈。大司馬本人對于云頂之弈并不擅長,自走棋類直播也不容易產生新梗,飯友、粉絲群體對于大司馬當時的直播紛紛吐槽。

 

根據后來事態的發展,可以合理推測大司馬運營團隊是在做一場饑餓營銷,首先要測試復播之后引流效果如何,然后再測試這些流量到底想看大司馬直播什么內容。彈幕上的“快打峽谷”、“不播LOL取關”等,已經告知了運營團隊答案,大司馬重播LOL峽谷才有可能回到巔峰。而目前則是讓看不到想看內容的觀眾更著急的等待,催促,為重新播出LOL峽谷積攢熱度。

 

純黑UP主為“恰飯”而改變  熱梗營銷走向巔峰

 

一名UP主在采訪中承認聯系過大司馬運營團隊,但是卻沒有達成合作,對于他本身的創作思路影響更大的是源源不斷的新流量。這些慕名而來的新流量不是純黑粉,大量的飯友和真粉絲都會私信給他,表示更想看到真實有趣的大司馬。

 司馬大食堂.png


而作為UP主他不是青鋼影公主那樣目的單純為黑而黑的正義“執行者”,他只是想獲得更多的流量,讓自己變得更火,讓自己的視頻獲得認可。所以有些UP主轉變了對于大司馬純黑的態度,將其定位“廚師”,把自己的視頻定位“食堂”,催促著“下飯”文化的持續發酵。


 肉蛋蔥雞.png


下飯成為大司馬直播代名詞后,雖然不知道其團隊作何感想,但團隊最終也接受了這個轉變。今年1月份大司馬決定重新直播LOL峽谷,在他復播的時候配合斗魚平臺直接給出“金牌廚師”的定位,甚至主播的標簽上加上了極具飯友調侃意味的“肉蛋蔥雞”,大司馬本人的直播策略也會故意的賣熱梗給觀眾笑。


 廚師回歸.jpg


一時間,大司馬的直播熱度陡然升高,雖然不能跟其2017年偽“一哥”時媲美,但跟19年8月份混日子時期有著天壤之別,“金牌講師”到“金牌廚師”雖然只有一字之差,但其中的個中滋味只有大司馬本人才能體會。

 

成功轉型“金牌廚師”的大司馬可以“蕪湖~起飛”嗎?

 

像大司馬這樣處于金字塔頂端的游戲主播,會跟平臺與工會簽約。平臺和主播簽約,可以給平臺帶來流量,有了流量就可以接廣告,收取高額廣告費用,也可以吸引其他小主播來自己的直播平臺,這也是一種明星效應。而頭部主播的主要收入,就是來源于與平臺簽訂的天價合同,企鵝電競主播笑笑曾經爆料,巔峰時期大司馬跟斗魚的合同達到2000-3000萬元每年,而后期因為直播效果下降,重談的新合同肯定是達不到這個數字。


 一周最初禮物榜.png


笑笑在直播中表示,重新談薪后大司馬的合同被砍到了1200萬,并且他想要拿到這1200萬還得滿足斗魚設定的很多條件,以他當時的數據別說1200萬了,想拿到600萬都很難。所以去年8月份大司馬停播的理由,也有要重新簽合同這一項,目前還不知道新合同的具體金額,但是以目前復播后的高熱度,完成斗魚制定的目標應該要比之前輕松一些了。

 

所以從合同角度只能說大司馬經過一波“下飯”營銷后,降低了履約的難度,但能不能讓斗魚刮目相看再次給出天價合同,目前仍不好說,離“蕪湖~起飛”的目標還有些遠。

 

就直播效果來說,大司馬除了LOL和《絕地求生》外,也會嘗試些其他游戲,比如《怪物獵人Online》的直播,主要的改變在于他在“嘴硬”和自嘲之間找到的平衡,完美接受了廚師的定位,讓飯友和粉絲都看到了想要的效果。

 大司馬pdd.jpg


另外大司馬也獲得全平臺LOL一哥PDD的幫助,他加入了PDD旗下的尼米茲互動娛樂有限公司,成為了PDD公司的員工。而PDD在直播中多次維護大司馬,近日還圍繞大司馬組建了直播效果“爆炸”的《絕地求生》夕陽紅戰隊。在夕陽紅戰隊直播中,圍繞大司馬膽小、“皮”、摳門等特別有梗的特點進行了特寫直播,輕松不做作的氛圍也讓觀眾感受不到這是額外的主播營銷。

 夕陽紅戰隊.png


大司馬目前在斗魚的訂閱數為1988萬,比去年LOL世界賽冠軍中單Doinb高出了1100萬。清明假期之后的首播,剛開播熱度即可達到220萬,總體上比低谷時期好很多,在小葫蘆平臺統計的LOL分區主播中排名第九。


大司馬直播4小時收入.png

 

據小葫蘆平臺統計,清明假期后大司馬的首播,下午4個小時直播中共收入禮物價值1萬元,送禮最多的用戶送了700元的禮物。但是在下午檔4小時中,送免費禮物的用戶占比達到了95.62%,其中免費禮物共價值3853元。由此可見大司馬復播熱度確實高出停播前許多,下飯熱梗營銷取得了階段性成功,但就收入層面來說吸收付費禮物能力還是略低。

 大司馬直播實況.png


現在進入大司馬直播間,可以看到滿屏幕的“起飛”、“飛飛飛飛”、“蕪湖”、“可愛”等帶有熱梗的彈幕,送禮的粉絲ID也多會有“我要起飛了”、“蕪湖掌勺人”這樣帶有調侃意味的名字。彈幕從嘲諷走向調侃,黑粉轉化成了飯友,大司馬二次轉型的“金牌廚師”定位讓大部分理性的粉絲樂見其成,離第五層的“蕪湖~起飛”或許不遠了。

 

附大司馬經典熱梗語錄

 

1.蕪湖嗚呼呼唔哈哈哈 起飛~

2.歪比歪比 歪比巴布

3.這波啊,這波是xxx

4.肉蛋蔥雞

5.誒,你會不會覺得我很菜,你會不會說你表現出來的非常的菜、很撈,你連白銀都打不過,你可能只有青銅,那我現在在超神給你看。

6.are you good 馬來西亞

7.接下來我們將開啟王者模式

8.千層餅理論,你只看到了第二層,而你把我想象成第一層,而其實我是第五層。

9.因為你不會 所以你才會

10.李在贛神魔


【本篇文章由游戲茶館liyunong原創,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】

最新產品

MORE>

入駐企業

MORE>

關注我們

關注微信公眾號,了解最新精彩內容
黑桃棋牌vip